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洋人生教学博客平台

有梦想的教师最幸福…

 
 
 

日志

 
 

聚焦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  

2012-07-12 20:44:00|  分类: ◆ 资料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聚焦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

山东 王爱胜

     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作为一门课程它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路,从实验课程到地方课程,从独立课程到综合实践,从软件工具到实践应用,尤其是随着高中信息技术作为国家课程的统一推进,义务阶段的课程一方面临着单线作战的复杂局面而困惑着,另一方面它又因为是作为地方课程保留了相对的个性化与区域性而自豪着… …

     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作为一门课程它正在百花盛开、百家争鸣的教育园地里自由的生长,从鳞次栉比的地方教材,到独树一帜的地方标准,再到多姿多彩的地方考试,尤其在各种竞赛气氛的笼罩下,在各种等级考试推手的助力下,义务阶段的课程一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而飞速前进,另一方面也因为遇到了诸多的内容不确定、时间难保证、竞赛太偏面等因素而产生了课程宽度与深度浅尝辄止的尴尬与期待。

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作为一门课程它在“九年一贯制”义务教育新发展的历史时期,它将如何承先启后,如何做好自身的调整,如何面向现在,如何面向未来,这都是期待我们解决的问题。我们不防从多个角度用多种方法来对其重新审视,重新观察,重新把握,尽我们的所有力量伴随它走向新的未来。

 

 

从课程发展,透视“纲要”遇到的瓶颈及发展和风险

     如果对义务阶段的信息技术教育进行课程地位的讨论,首先面对的就是“法定地位”和“法定内容”的问题。每当至此,大都不免很遗憾的想到2000年的《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程指导纲要》,虽然都已有欲弃欲离的心态,但是却绕不开它可以找到更可靠、更权威的依据。

     然而,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程的发展已经过去十几年,对这样一种日新月异的新兴技术的教育的如此持久的界定是不可思议的。虽然,信息课程仍然还是作为综合实践课程的一部分,但是由于它的课程特点和时代特征,其独立性已经得到了广大人群的基本认同,因为从师资队伍、课程设置、教学管理、教学评价、设施配备等环节来看,它的确已经超越了综合实践活动课,已经全面形成了独当一面的现状。为此,更多的人开始反思它的合法的地位与合法的内容,经常在追溯纲要和超越纲要中间纠结与试探。

     指导纲要,当初面临的是零起点。这是它的时代特征,因为当时面临着从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从零开始,大家都刚刚从基本的程序教学转向软件教学。所以,从组织上不存在学生群体的技术基础有过多的差异,虽然随着家庭电脑的普及这种个体的差异越来越明显。尤其对义务教育阶段,内容受纲要影响让计算机的基础知识、基础操作成为重点内容之一,甚至由此细化到指法训练、鼠标操作、界面元素等,然而此类基础内容细化的必要性正随着电脑的普及被淡化;再如内容受纲要影响让文字处理、网络应用一直作为教学的核心内容,甚至对Word的操作、上网的技巧都有很细的要求,然而这类基本技术的学习过于周密,在软件日益更新、技术日益发展的情况下显得很落伍,比如文字处理早已经拓展到博客,上网的技巧多数已经随搜索引擎的智能化而不复存在… …诸如此类的零起点教育内容、教学方式必然已经跟不上目前的形势,即使很多经济欠发达地区的零学习需求仍然很高,但是此时的零起点也不再是彼时的零起点了。

     无疑,非零起点将是突破指导纲要的第一前线。作为技术学习,非零起点即使其系统性受到质疑,仍然是基于指导纲要体系所形成的系统性,即基础操作的系统性。因此在应用上非零起点完全可以形成一种新的技能体系,由此解决掉过多代价庞大的基础学习,避免过多重复单调的傻瓜化学习,甚至抛弃冗余的必将很快过时的操作式训练。这是未来指导纲要或课程标准的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指导纲要,当初采用的是模块化。这是它的时代局限。原本是技术学习,因为限于当时的课程研究水平和国内课程形式,当初起步不得不定在以软件功能为基础的模块划分。比如操作系统、文字处理、网络应用,这就给义务教育埋下了一个根深蒂固瓶颈的种子,它的发芽、长大、遮天盖地顺理成章。回想当年,计算机应用相对明确,软件资源相对较少,网络功能相对单调,出现模块化的划分是合理的,也是最简单的体系架构方式。但是,现在计算机及其网络的应用已经非常综合化、智能化、个性化,人为的模块划分必然存在问题。比如,网络应用几乎已经渗透到其他每一个领域,不论是在线的文字处理应用,还是视频点播、空间相册等多种形式的多媒体应用,在线即完成已经大大发展了过去所见即所得软件操作。即使我们再回头看我们奉为神明的“Office”,新的版本的工作需求菜单、多媒体处理、在线媒体搜索等,已经向我们的模块化学习发出了新的挑战。或者说,是我们如果过于拘泥于模块化学习,必将被我们自己信奉的神明所抛弃。在技术世界,没有神明,只有发展。

可见,打破模块将是突破指导纲要的主战场。作为信息技术,其发展特征就是以人为本,而非以技术为本。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搜索引擎的使用方法及其技巧这仅能作来一项应用技能来探讨,何必作为一个专门的内容来掌握?因为搜索引擎是不会按我们的教学来发展的,因为它的创新是随时发生的。所以,在时效性角度看信息技术知识其即有的功能体系是不可靠的,人们必将走向技能体系的道路,抛开软件、功能和现状的局限,深谙技术对人的价值之道,让技术学习冲破教条的藩篱走向人本的大道。

     当然,指导纲要曾经肩负着它的使命,起到了它应有的规范课程、促进教学的必要作用。并且,它仍然还在教学前沿起着较大的指导作用。但是,我们今天来透视指导纲要面临的瓶颈正是基于课程的发展现状及未来需求的一种期盼。即使一个指导性文件有其稳定性,但是教育实践中的探索与创新也从来没有间断过,并且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尝试对其革新。

     不过,在对待指导纲要的态度,或者对新指导纲要或相似规范的期盼的时候,我们作为一线工作者或者学术研究者宜用“多棱镜”来透视它,需要看到它的不同的色彩、不同的境界。从而,才能正确面对,在继承与发展中观察到它的未来。比如,可能因为从右边的软件体系到左边的技能体系没有联络,造成技术应用的单行道;再如可能因为从抛弃科学基础走向实践活动的空中楼阁。规避变革风险的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符合现实的同时符合时代,符合时代的同时展望到未来,即脱离原来的“大一统”的“规定动作”,走向“有地区特色”的“自选动作”。

 

 

从高中形势,反观义务阶段信息技术“教材”的发展及契机

     以往不仅小学、初中教材的框架结构由指导纲要来决定,高中亦然。2003年起,高中有了独立的课程标准,新的高中教材结构完全脱离了指导纲要,走向了独立的新形式:必修+选修,其中必修教材以通识为目标组织起信息获取、加工、交流、发布、管理的一般过程与方法的内容,选修教材则以算法与程序设计、多媒体应用、数据库技术、网络应用、人工智能这五大技术领域为不同的选修模块对其工作原因、工作方法和应用过程与成果进行了内容安排。

     在高中课程标准的影响下,高中必修教材的超越软件、提高方法,而选修教材原理较难、作品复杂,面对这样的形势,初中教材如何变革?它是继续保持自己的单独的教材体系,还是迎合高中的格局改变跟进?还是两者兼顾,主动衔接?这成为很多业内人士思考的问题。

在新的指导纲要出台以前,全国各地的非义务阶段的教材仍然也在不断更新。它们在改编的过程中,多数人已经把高中教材作为了一面镜子,由此反观之自己的变化,在看到契机的同时还要对高中已经出现的问题防患于未然,正视发展的方向。

     义务阶段的信息技术教材的发展,内容组织肯定需要更丰富。高中必修,大意是要对小学、初中所学内容,或者是要对信息技术于大众生活中的应用进行一个指导,在信息素养上有一个概括的理顺,或者在过程、方法、情感态度上有一个挈领的把握,但是它弱化的是什么?正是知识与技能,这方面貌似依赖选修教材来提高。那么,作为镜子,义务阶段的教材就不要重复它这种“高端格局”,而是更加“亲民低调”从而达到内容更加丰富。不论是借鉴故事、游戏、情景,还是参照主题、任务、活动,教材的内容涉及的信息技术的应用的领域会更广泛,因为它还不需要刻意地分类、区分信息技术。例如,在生活中使用的一项信息技术,或者为了提高对它的兴趣,或者为了体验它的技术特点,或者为了探究它的操作方法,这都可以就仅仅面对应用对接触它、熟悉它、掌握它,而不必要剥离出它的深层规律、概述原理来进行总结。这样,反而对技术的认识变得更单纯,对技术的应用变得更多样。这样的心态之下,文字处理就可以涉及基本的输入方法、内容编辑、版式编排等基本技术之外的表格、图片、艺术字等内容,还可以涉及博客、邮件、论坛等相关领域,并且还可能通过作文、报告、板报等创作活动来涉及更多的技术应用,让学习的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义务阶段的信息技术教材的发展,内容体现肯定需要更具体。在教材设计或者应用过程中,一直存在着一个强烈的争论,即教材要不要内容具体,操作步骤要不要具体等关于“具体与否”的争论。高中五套信息技术必修教材(甚至包括选修教材),普遍在说理上多,在说做上少,应用起来很不方便。这个应用不方便的原因,首要在于教材,当然还在于教师。教材是一种资源,当它已经既定的情况下,教师对教材的分析、重构、举例等能力就显得非常重要。高中阶段教师的技术水平相对尚高,对高中教材的处理难度也很大。反观,初中教师如果处理这样的困难将会更甚。所以,初中教材的具体化是不能舍弃的。另一方面,由于而高中的学生相对认知力强,其学习的基础相对深厚,技术经验也相对丰富,而小学生、初中生则大相径庭,教材的具体性也不可废弃。当然,教材内容的具体可以包括知识与技术讲解的具体、实践任务的具体、软件及技术应用的具体、范例操作步骤的具体、练习内容的具体等多项内容,具体到何种的程度要对每个明显的年龄阶段进行针对性分析。简单的说,高中的学生年龄相差不大,而小学到初中学生年龄跨度却非常巨大,如小学的学生可能读懂教材文字都不容易因而需要以图示为主;又如初中的学生语言、数学水平都有提高适当增加技术的科技含量可以提升他们的技术价值观,树立正确的科学素养。

     反观高中教材的发展,义务阶段的教材设计一方面需要为高中衔接做一些服务,比如对信息的素养、技术的方法等进行早慧铺垫,但是另一方面并不适应与其进行一贯制设计,因为这样的风险将会是对最大跨度的人群的一种漠视。

     作为镜子,反观高中教材的发展,义务阶段教材在变革中受到的启发可能还有很多,如活动的活泼生动、技术点出现的螺旋提高、技术情感培养的年龄特征、内容组织的灵活丰富等,甚至包括内容构建的地方区域特色(包括经济、文化、地理、传统习惯等多方面的不同)。这些启发,都昭示着义务阶段的教材变化每套教材之间需要具有更加个性化的需求,一套教材的每一个年级分册也需要有更加个性化的需求,同此而带来的多与少、泛与窄、宽与严、动与静等诸多的特点也应将各不相同。否则,义务阶段教材这个本应活泼多彩的、以儿童为本的基础教育资源过早披上成人化的标准化的专业教育特征,它将走向机械且凝滞。

     不论哪一个阶段的教材,内容组织的价值取向必须是以生为本,即根据学生的年龄、环境和需求进行组织,简单说就是多大的孩子有多大的认识能力、需要做哪些符合它年龄的事。如果,我们不考虑这些,而是以其他的线索来组织内容,甚至以内容的不同来强加给学生,必然是本末倒置,收获甚微。比如,小学低年级即学计算机的类型、计算机的工作原型,或者小学低年级即学习信息获取的方法,到了高年级却又换作别的内容,这是以知识体系为线索,而非以学生的认知与需求为线索。另外,由于内容的安排方式直接影响甚至决定了教学的方法,所以内容的图示、情景等都会影响到教师教与学生学,这在义务阶段也是非同一般的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